377 我舍不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s" style="margin-top: 1.6rem;">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慕锦时没回答他这个问题,转身将门关上,然后才走到他的跟前:“宋就。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宋就皱了一下眉。看着她在自己跟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:“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谈谈你结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李秘书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慕锦时答应了李嘉明不将他供出来的:“我看到你书房电脑的那些搜索记录了。”

    宋就没说话。他就这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没说话,结婚八个多月以来,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这样对峙。

    慕锦时没想到。她跟宋就没有被生活琐碎挑起矛盾,而是被生孩子这件事情拦住了。

    半晌。宋就才开口。“我不想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很冷,表情也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对孩子其实也没有什么执念。只是觉得宋就太孤独了,有时候她出个差,他在家里面。尽管嘴上不说。可是那**隔个半个小时就是他的消息,她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是什么造成的,但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她没有办法去改变。也改变不了,她唯一能够做到。就是给他生一个孩子,一个也好。起码让他感受到亲情。

    “孩子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麻烦了?我们两个人都有钱,实在不行。请三个保姆回来,两个专门照顾他。一个专门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,这哪里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我们的家有别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全职。”

    慕锦时见他又不说话啊。不禁有些生气,“宋就,你再不跟我说你心里面的想法的话,我就真的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宋就终于动了一下,他抬手抹了一把脸:“生孩子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慕锦时愣了一下:“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我也还没有到高龄产妇的年龄,我们只要小心一点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,会大出血!也会有并发症!还会有产后抑郁!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看了她一眼:“还很痛,我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那一天韩毅跟他说完感受之后,他查了很多资料,上个月趁着慕锦时忙的时候,他自己偷偷去医院体验了生孩子的疼痛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椅子上,最疼的时候,短短的十分钟,尽管体面地忍下来了,可是事后从那椅子上下来的时候,他整个人都是恍惚的。

    而生孩子,孕妇却要忍受更长时间,幸运的或许只要两三个小时,稍微好一点的,五六个小时,可是一旦难产,最后还要剖腹。

    慕锦时看着他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半晌,她起身走到他的身后,伸手抱着他:“可是宋就,我可以忍受啊,我想给你生个孩子啊,我想让你当爸爸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睛一眨,眼泪到底还是没忍住,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就没说话,她抽了口气,笑了起来:“不过这些都是我想的,医生都说了,我本来就不好受孕,之前的那一次流产之后更是艰难。你看我们都备孕这么久了,我还不是没有怀孕?”

    她说完,抬手拉开他的手,侧头看着他,见他眼睛居然红了,有些想笑,又觉得心疼:“我们顺其自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说不好呢?你会生气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,低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:“我不会离开你的,宋就,以后都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郑重地承诺着。

    “我争取比你多活一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开诚布公地谈了了这个问题之后,宋就终于放弃去结扎了。

    慕锦时回去将他买的那些套全都扔了,当着他的面一个个戳破了:“喏,你想用也行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轮到宋就无语了。

    四月底的时候,宋家豪的二审出来了,维持原判不变。

    慕锦时松了口气,而美国的那边,宋家之前被萧逸钻了空子,现在也是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五月二十号,刚好是小元宝的百日宴。

    慕锦时和宋就两个人提前了一天过去T市那边,许清歌月子坐得不错,比起三个月前见到她的时候人胖了不少,起码脸就圆了不少。

    长开了的小元宝确实比之前在保温箱里面皱巴巴的样子好看多了,小家伙也不认生,慕锦时抱着他都不哭。

    小孩子真的是一天一个样子,明明之前就只有一只猫儿那么大,现在却已经十多斤了,慕锦时抱久了,还觉得有些沉。

    她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宋就:“你不抱一下吗?”

    宋就皱了一下眉:“不抱。”

    慕锦时哼了一声,强硬地将小元宝放到他的手上:“抱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玩意我一股奇怪的味道!”

    他冷嗤着,表情十分的嫌弃,但也还是接过了小元宝。

    她在一旁看着他:“感觉怎么样,是不是很可爱?”

    “哪里可爱了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她一眼,冷哼道。

    不过宋就没抱多久,小元宝就饿了要找许清歌了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人不少,大多数都是韩毅的战友。

    许清歌喂了小元宝之后让保姆看着,走到她的身旁:“跟你说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慕锦时有些好奇,“该不会是你怀上二胎了吧?”

    许清歌睨了她一眼:“你以为是母猪吗?”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:“那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宋就没什么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啊?你怎么突然问这事情?”

    许清歌表情有些奇怪:“前两个月,我听到韩毅接到宋就的电话,两个人不知道聊什么,聊了半个多小时。后来韩毅跟我说,他跟宋就说他现在恐生。”

    慕锦时嘴角微微抽了抽:“之前宋就闹着要去结扎,我还想着他怎么突然之间想不开,原来是你们家韩毅。”

    许清歌耸了耸肩:“你打他吧,我不拦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宋就能打。”

    慕锦时笑了笑:“生孩子真的那么恐怖吗?”

    “生之前很害怕,生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念头?”

    “把他生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宋就:“那一天宋就跟我说生孩子很危险,后来我自己也去查了一下资料,其实我自己也有些害怕。”

    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地陪着宋就走下去,他的前半生活得太孤独了,后半生,她希望他能够活得正常一点。

    许清歌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不要危言耸听,你怀孕的时候注意一点,可以适当运动,身体好了,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,你最近胖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许清歌抬手撑了撑额头:“我妈喂的,一天到晚都是汤水,不胖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慕锦时忍不住掐了一下她的脸:“胖点儿好。”

    宴会结束之后已经是快晚上十点了,慕锦时和宋就回到公寓里面,她刚想开口说话,宋就的手机就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宋就也没避开她,直接接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宋总,梁立阳回梁家了。”

    躲了将近一年,梁立阳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宋就扯了一下唇角:“把手上的证据都交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梁立阳这些年干了不少勾当,就算美国没死刑,但是判个十几二十年,也够他受的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宋就偏头看了她一眼:“我把梁立阳送到警察手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抬手抱着他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梁斯勤死之前诅咒过我,如果我敢对梁立阳动手,我爱的人会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低头压在她的肩膀上,“我不怕他咒我,可是我怕他咒你。”

    她心头一紧,忍不住抱紧他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两夫妻第二天就飞回去T市了,宋就买了下周的机票飞美国。

    他打算见一见梁立阳。

    慕锦时正巧也想去看看萧逸管了快一年的公司,两夫妻一起踏上去美国的航班。

    这是慕锦时第二次去美国,第一次是七八年前,跟着导师出去交流。

    十多个小时的航班,慕锦时有点累,宋就的人将他们接到酒店里面。

    她在飞机上睡不着,到了酒店之后倒是觉得困了。

    宋就洗漱完出来,将床上的慕锦时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微一挑,走到床边低头亲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他帮她盖好被子,然后才起身拿着手机走到外间,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梁立阳前脚刚回梁家,后脚就被警察捉进去了。

    宋就换了一身衣服,下楼。

    车子早就在酒店门口候着了,司机叫了他一声,他点了点头,比这雨更冷的,是他的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宋就来之前已经约好了,见到梁立阳的时候,梁立阳整个人瘦了很多,和那一天的意气风发十分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,没想到吧?”

    他看着他,冷声道。

    梁立阳看着他,眼底里面全都是不甘和恨意:“宋就,算你命大!”

    他那一天不应该自大的,早知道他就做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如果早就给宋就喂了毒药,现在他就不至于蹲在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还是自大了,而自大的人向来都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正如他。

    宋就没说话,抬手直接扔了一份协议给他:“公司还给你,梁斯勤的东西我一分都不会动。”

    看着跟前的转让协议,梁立阳不可思议地看着他:“宋就,你又在玩什么花样?”
阅读豪门蜜婚:宋先生宠妻请节制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