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卷 第1068章:再战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厉佑安显然是惊讶了一下,他没想到夏梦梦这次会反抗。在他心中,夏梦梦永远都是在隐忍,哪怕是最屈辱的事情,也会隐而不发,因为她有忌怕的事情,那就是她的妹妹。可是这几次是怎么了?上次在厉府大打出手,倒是失血昏迷,这次才说了几句就开始动手了,难道她不考虑她的妹妹了吗?

    电闪雷鸣间,厉佑安的思绪已经转了好几个弯,可是他手下也不闲着,一把挡飞了扔过来的杂志,却没躲过夏梦梦踏桌而来的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脚即狠又准的踢在了厉佑安的胸膛,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厉佑安的人和椅子狠狠的撞在了后面的墙上,有点痛,但是不至于致命。

    这女人当真是下杀手,若是后面是落地窗,自己怕是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厉佑安愤怒了,他愤怒很可怕,但是夏梦梦却毫不在意,他太容易生气,在夏梦梦面前,他没有一刻不在生气,所以,她已经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厉佑安腾空而起,躲过了夏梦梦踢来的第二脚,几个跃身便落在了夏梦梦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死!”厉佑安浑身充满杀气,但是不知为何,他心里却有一点开心,比起那个沉默寡言、忍字当头的夏梦梦,他更喜欢这个偶尔和他交交手的夏梦梦,至少这样的夏梦梦让他觉得是鲜活的、有生命的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总是要杀你的,为何不试试,总有一次会杀了你!”夏梦梦一边说,一边击向厉佑安。

    左手挡住夏梦梦劈过来的掌式,厉佑安从容不迫的说:“你这样是杀不了我的,难道你不管你的妹妹了?”

    夏梦梦脚下不停,踢向厉佑安腰间的那一记却被轻易的化解了。

    “杀不了也要杀。”至于妹妹夏若曦,各有天命,她算是想通了,如果厉佑安真的要至夏若曦于死地,也不用等到今天,在上次厉府动手的时候,妹妹夏若曦就应该当成筹码拿出来,可是厉佑安始终没有行动,她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,既然可以忍受第一次,为什么不能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所以,这次她也赌了!

    坐在总裁门外的众多秘书突然听见办公室传来剧烈的打斗声,都吓住了,他们站在门外焦急的转圈圈,想进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,可是又碍于厉佑安的严令,厉佑安曾经下令,没经过他的允许,任何人都不得进入,否则就不是辞职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众秘书又惊又怕的站在门外不知道怎么办,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在厉佑安的办公室放肆,而他们平时就是走路,也屏气凝神。如今是谁这么大胆?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刚进去的那个女子?”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,而人最不缺少的就是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那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,怎么可能是总裁的对手,而且你忘了,她是总裁的保镖!”

    “什么保镖,我看一点都不像,那个保镖像她那样和总裁吃住都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乱说什么?还不去工作?”说话的这位显然是秘书长,他眉头紧锁,当秘书十几年了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。立刻拿起电话,拨通了一个号:“是保卫处吗?立刻派几个身手好的来总裁办公室,立刻!”

    如果总裁真的有危险,他们当然要有所准备,而不是站在这里任意猜测。

    众人在外面担惊受怕的时候,办公室的战场也正如火如荼,夏梦梦扎起的马尾因为打斗,几缕头发已经散落在耳旁,脸也有些微红。

    两个人赤手空拳的斗了好几个来回,谁也没有占到便宜,当然,很多时候是因为厉佑安手下留情让着她,在厉佑安的手下,只有两种选择:生,或者死。他不想让夏梦梦死,所以只有不断化解夏梦梦的杀招。

    夏梦梦也算厉害,转眼间,将厉佑安办公室所有的装饰物击了个粉碎,包括那只有市无价的宋代白瓷花瓶。

    她心里开始没底,这厉佑安的功力到底有多么深厚,上次自己惨败,难道这次也是如此?

    一边想,夏梦梦手下的招式越来越凌厉,招招都直取厉佑安的要害。

    厉佑安感受到了夏梦梦浑身突然爆发出的那股煞气,熟悉又强烈,每到夏梦梦失控的时候,这股气息就愈发的浓烈,而现在,她为什么失控?是杀不了他吗?不行,不能让她再如此,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,但是如果伤到她自己的话……

    厉佑安不再犹豫,一个少林擒拿手猛的将夏梦梦的一只胳膊扭到背后,一脚踢在她的小腿处将她生生的摁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“打,为什么不打?……啊——”厉佑安手上用劲,将夏梦梦的一只胳膊弄得脱臼,猛袭来的疼痛让夏梦梦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拿什么和我打?”厉佑安将她扔在地上,转过来蹲在她的面前,冷笑着说:“夏梦梦,你这样子是永远杀不了我的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夏梦梦别过头,不再看他那张憎恶的脸。

    “出一身汗真是舒服啊——”不知怎么,厉佑安的心情突然大好,猛的一把抱起夏梦梦朝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!”夏梦梦一看被抱了起来,就吓得在厉佑安的怀中又喊又叫。

    “本不想干什么,可是如果你再喊,我真的想干些什么!”厉佑安绷一张俊脸瞅了一下怀中的女人,坏坏的威胁。

    夏梦梦一听,立刻噤声,脸色却变得惨白,不是因为胳膊的疼痛,而是怕即将发生的事情。自从和叶晨曦的关系越来越好,夏梦梦就越发的想让自己干净,至少不让厉佑安再占便宜。

    将怀中的女人随手仍在巨大的床上,强忍着不去看她额头豆大的汗珠,厉佑安转身就要出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喂!”夏梦梦急切的大呼,脱臼的胳膊真的很痛。

    刚走到卧室门口的厉佑安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看着她。
阅读总裁霸爱,老公请节制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